如影随形

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模板分享 > 国外 >

365bet体育在线:透过大数据看集装箱班轮运输的“疫”情

发布时间:1583023050编辑:admin浏览(89)

      疫情造成班轮运输跳港现象产生。本报资料室供图

      □ 徐凯 郭胜童 杜忠平 孙鑫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了整个国家,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巨大冲击。如今,疫情走势尚未明朗,航运业面临的挑战已经逐渐显现。随着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诸多国家和地区采取严格的健康申报和检疫要求,全球各大航运公司的航运活跃度也纷纷降低,原定的航线计划被迫纷纷取消。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航运物流大数据实验室与船达通技术团队合作,通过大数据对船舶AIS数据进行分析,来看新冠肺炎疫情对集装箱班轮运输的影响。

      中国港口集装箱船舶停靠量骤降

      目前来看,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形势十分严峻。截至2月18日,全国确诊病例已达到57861例,全球范围已有25个国家发现病例。全国拐点依然无法预测,在这样的情况下,班轮公司纷纷撤线,给全球集装箱班轮运输带了巨大影响,据总部位于哥本哈根的Sea-Intelligence数据显示,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班轮公司每周收入损失将高达3.5亿美元。

      通过对全球4859艘集装箱船(选自劳氏船舶档案)的AIS轨迹追踪,对于中国沿海主要港口挂靠集装箱船舶航行轨迹进行分析,利用基于AIS的停泊事件算法计算,我们就可以直接观察到疫情对国际班轮航线的影响。分析结果显示,从武汉开始封城以后,各方都意识到此次疫情的严重性,中国沿海主要港口挂靠船舶艘数总体呈现下降趋势,长三角以及南方港口受影响较大,其中上海港、深圳港、广州港(601228)、宁波舟山港等港口在1月21日-1月27日以后出现下降趋势,并持续数周降幅量较大,1月28日-2月3日期间部分港口在港船舶总的载重箱量降幅环比约10%,接下来一周降幅环比达到近20%。1月21日-27日的四周里,上海港挂靠国际集装箱船总运力每周依次环比下降7.3%、11.5%、18.7%、19%,最终至上周的92.6万TEU,华东港口降幅预计接近拐点、跌幅放缓;天津港(600717)近四周环比挂靠运力下降为14.4%、20.0%、-16.7%、-2.0%,上周为30.2万TEU,北方港口已明显回升;广州港近四周环比挂靠运力下降为7.6%、9.9%、15.8%、1.6%,上周为34.6万TEU,南方港口预计将显回升趋势;近四周内单周环比最大跌幅为2月4日至10日,这周深圳港环比运力跌幅达29.1%,上周即反弹。

      受到靠泊船舶数量减少的影响,1月21日-27日开始,主要港口在泊总时长出现不同程度下降。同时,也发现主要港口存在每艘船平均在泊时长却在增长的现象。比如,宁波舟山港1月28日-2月3日这周船舶在泊位停留总时长环比下降达到峰值13.17%,累计10939.65小时; 2月4日-10日这周,船舶平均在泊时长环比增幅达到峰值23.31%,为58.4小时。单船在泊位时间的显著增长,显示出疫情对港口作业效率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中国沿海集装箱船舶日活动量下降

      伴随着疫情的爆发,中国沿海集装箱船舶艘数从1月23日开始急剧下降。大量原本要停靠中国港口的船舶,临时改变了航线。2月1日降到短期低谷,当日我国沿海国际集装箱船舶活动量为673艘,较1月22日相比总的集装箱运力(载重箱量)减少了23.12%。在这以后又出现反弹趋势,2月14日到达小峰值885艘后,又开始呈现出振荡下降趋势。

      经停中国港口的集装箱船舶或停航或跳港

      追踪近期到过中国集装箱船舶的轨迹动态,通过AIS大数据分析船舶具体停靠港口与船期表公布计划的差异。班轮停航和跳港航次情况1月21-27日一周大幅增加,总共停了128个航次,总运力约41.5万TEU,之后一周停航和跳港船舶艘数继续增加至峰值144个航次,随后一周回落至115个航次,到2月11日-17日这周为61个航次,停航运力下降为13.3万TEU。可以乐观地判断未来再出现大面积停航的风险较低。

      同时,对于停航和跳港船舶航线分析,可以看出疫情发生以后,近洋航线相比于美洲线、欧洲线来说影响更大。1月28日-2月3日停航船舶艘数较1月初翻了3.19倍,这应该是受各国港口出台相关管制措施的影响。如澳大利亚港口要求2月1日离开中国的船舶都必须接受14天隔离检疫,这些措施对于航程更短的近洋航线将会带来来显著的影响。目前,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孟加拉国、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都已出台相关入港船舶检疫及管制措施,这也是导致近洋航线停航船舶如此之多的原因。相比较而言,远洋航线一般航程超过14天,所以短期内没看到明显变化。然而,疫情对近洋航线的影响实际已经产生。例如,一艘从广州港到马来西亚巴生港的班轮,最新的航次中1月23日从广州港出发,历时4天到达巴生港,却在锚地等待了11天才进行靠泊,而在上一个航次中,航行时间3.9天,2天后就装卸离港。不难想象,此次疫情期间还有诸多类似的情况。